繼北京、天津、上海、廣州之後,杭州也加入了機動車限牌城市的行列。25日19點,杭州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自第二日零時起,對小客車採取控制總量和“錯峰限行”調整的雙重措施。
   實施限牌之後,杭州市每12個月配置的增量額度為8萬個,這個數字是去年一年杭州市新增小客車數量的一半。杭州的限購限牌措施採取搖號與競價相結合的方式,其中八成採取搖號方式,其餘兩成採取競價方式。對購買新能源汽車者,隨購隨上牌,不受限購影響。
   治理擁堵,減輕霧霾,本是為民好事,但突然出台的“限牌令”卻讓不少老百姓心裡更加添堵。民生政策為何上演“半夜雞叫”,為什麼宣佈前4S店的“小道消息”已經漫天發佈?
   為何政策發佈搞“突襲”
   在25日晚上的新聞發佈會現場,杭州市政府副秘書長朱雲夫說,杭州市政府決定3月26日起在全市範圍實施搖號與競價相結合的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措施。同時,將在5月5日開始對已經實施兩年的“錯峰限行”措施進行調整。
   此前,杭州已經多次出現即將限牌的傳聞。每次的既定模式為:4S店發佈即將限牌消息——杭州車市升溫——政府相關部門進行闢謠。唯一不同的是,喊了多次“狼來了”以後,這次“狼”真的來了。
   有不少人對此質疑,為什麼這次限牌也是“突然襲擊”,只給大家留了5個小時?杭州市民任君怡說:“不是說杭州公共交通體系以及路網建設尚不具備限牌條件,限牌之前也還有限行升級等治堵措施麽?怎麼說限就限了呢?也太突然了吧。”
   杭州市公路交通局副局長陸獻德25日晚在記者們的圍追堵截下的解釋是:保密的最大原因是限牌“太過敏感”,為防止大家突擊購車甚至突擊購車囤牌,選擇“突然襲擊”的方式更為保險。
   誰走漏了限牌消息
   從22日晚上開始,微信朋友圈、新浪微博已經開始轉發有關杭州限牌的信息,與以往限牌傳聞不同的是,這次傳聞給出了確切的限牌時間為25日或者26日,而4S店也加大了宣傳攻勢。
   記者在杭州東新路、西溪路一帶的汽車4S店看到,“即將限牌,請速購買”的橫幅已經掛在大門口,22日晚開始一些4S店就已經將營業時間延長到晚上10點。
   記者採訪了多家4S店相關負責人限牌消息來源,回答為“交警”、“車管所”、“內部人士”等,不一而足。
   對於誰走漏了限牌消息這一質疑,杭州市政府副秘書長朱雲夫說,杭州限牌的事情經過多次調研,歷時久、參與人員多,很可能是在這些中間環節信息被泄露。“對於消息是如何泄露的,我們將會追查。”他說。
   買車囤牌是賺是賠
   限牌風聲提前泄露,導致一些投機者聞風而動。日前,有網友向媒體爆料,有人在某微型麵包車4S店一口氣買了100多輛麵包車,據說是為了囤牌。甚至有傳聞說,購車者名下已經有800多輛車了,加上這次買的,“總數怎麼也得上千輛了。”
   杭州翔通汽車有限公司沈半路店的銷售人員確認了這一消息。他說,早在20日,也就是杭州市政府宣佈限牌消息前的5天,有一位金姓的顧客提出,一次性在他的店內購買125輛長安之星商用車。
   這位銷售顧問說,他們對金先生的購車數量也感到非常吃驚,並詢問一次性購買這麼多車的目的。“當時他回答我們說,過段時間杭州可能會限牌,到時候連車帶牌賣了可以賺錢。”
   位於石祥路的杭州舊機動車交易市場是華東地區規模最大的二手機動車交易市場,市場副總經理吳鵬宇也證實限牌傳聞對市場的經營產生了較大的影響。“一是賣二手車的明顯少了,很多人認為要限牌了,舊車先留著再說;二是囤車牌現象明顯增多,大部分經營戶都會囤積一兩輛價格在一萬元以下的二手車,為的是在限牌後賣牌照,多的經營戶甚至屯了一二十輛。”
   據新華社電
   【新華短評】
   杭州“限牌”輸掉的是政府公信力
   3月25日19點,杭州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突然宣佈“限牌”政策。結果是政府損了聲望,百姓癟了錢袋。一個為治理城市病而努力的政策,得到如此“雙輸”反應,教訓深刻。
   限牌限行,關係到治堵、治霧霾,本意是為公眾謀福利。可嘆的是,“限牌”消息發佈之前,市場上已經傳聞四起,市民紛紛搶購。而政府部門則“故作矜持”,莫測高深,甚至一直在否認,給大家反覆“闢謠”的印象。百姓成為最不知情、完全被動等待的那一群。決策者真的得好好反思一下了。
   一直說不會“限牌”,結果突然推出“限牌”,這種“突然襲擊”的方式,據稱是為了不給政策獲利留空間,但實際上不過是把權威信息發佈權交給4S店。其結果是,一些4S店群發短信,言之鑿鑿,普通百姓四處打探,一片驚惶。短短幾天中,有銷售商完成了平時不可想象的巨量銷售額,在政策的風聲中賺得盆滿缽滿。而消費者甚至慌亂到對買的車還一頭霧水就匆匆下單。
   新聞布會後,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長解說,搖中比例約1∶4.7,就算競價估計也會在一萬三四千元。有網民評論:看瞭解釋,發現搶購完全沒必要。人們不禁要問:為何事前要對公眾遮遮掩掩呢?原因在於有關部門習慣了“密室政治”,對在與公眾緊密互動下的施政方式可能帶來的正面效應,心中無數,沒有信心。
   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第一年。全面深化改革難免要啃硬骨頭、過險灘,此次杭州“限牌”最大的敗筆也許在於,此前杭州有關部門多次傳遞出不會限牌的信息,最終又自己翻盤,其實質是把政府的公信力看作小事,難怪被網民譏為“不誠信”。這種對於政府公信力的透支,其負面作用到底有多大?會給今後推進其他改革造成什麼困難?有關方面應深思。
   據新華社杭州3月26日電
  (原標題:杭州限牌令上演“半夜雞叫”)
創作者介紹

酒店兼職

nd51ndyb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